主页

未成年人犯罪

  法》修订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二读。不无巧合地,2019年10月该案发生时,恰逢这部法律修订草案首次提请审议。血案激起社会各界对防治低龄暴力犯罪的持续讨论,也实际影响到修法进程。 财

  定为“故意杀人罪”。 琪琪遇害案恰巧发生在2019年10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请立法机关审议之际,案情一经披露就引发了对未成

  包括审议城市维护建设税法草案、契税法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动物防疫法修订草案、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等。还将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的报告;审议有关任免案等

  又一次的“为了……”   2月开始,“Justicia Para Magui”运动在推特上开始成型,在漫长的多次听证均告无果之后,6月11日,有人发起了同名网络请愿活动,要求修改墨西哥未成年人犯罪法

  【财新网】(实习记者 汪秋言 记者 王梦遥)2014-2019年,中国未成年人犯罪数量连续下降趋于平稳后又有所回升,其中14至16周岁的犯罪人数明显减少。最高检察院6月1日发布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

  【财新网】(实习记者 葛杏航)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的犯罪案件呈上升趋势。5月29日,北京市高级法院副院长蓝向东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相关数据。他呼吁警惕犯罪分子利用法律及刑事政策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自己充

  确有必要。最高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4.76万人、5.07万人、6.29万人,后两年同比分别增长6.8%、24.2%。但司法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常

  年。这起案件发生时适逢《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交立法机关审议,是否有必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收容教养制度应否保留等问题引起各界热烈讨论。 赴京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全国

  犯罪手段残忍的,犯罪情节恶劣的,还是直接死刑的好,他的能力证明他已经不属于弱势的未成年了。其次犯罪对象如果同样是未成年,也不应该用未成年保护法开脱,开脱了犯罪者的罪行,受害者谁来保护?

  为什么有现成的方式不去用,非要去做无用功?很简单的例子:新加坡的鞭刑,绝对不会再犯的!安全可靠!

  十二进去接受两年“先进经验”的熏陶再出来会是什么样?找错了病灶再怎么吃药也是没用的

  ,利用优势地位,迫使未成年人就范并发生性关系,以强奸罪定罪处罚,这在最高法院、最高检2013年颁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有所体现,司法机关考虑到14-18岁阶段的未成年人,在日常生

  倒逼请求政府支持“借壳回A”?恒大否认网传文件线操作系统调整隐私政策 冲击全球互联网广告

  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