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技术之一华南地区青少年视力康复机构

  在一个工作日的早晨,王小英(音译)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她是上海的一名验光师,在首个 资助的近视防控热线服务做兼职接线日开通。来电咨询的多数是担心孩子视力下降的父母。“确保孩子每天有两小时户外活动!”王小英经常这样敦促他们。她给的另一个建议是不要仰卧看书。一些专家认为,当手举着东西不稳时,努力看清楚_面的内容很可能导致眼睛疲劳。

  估计全国有超过4.5亿人即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口近视(看不清远处的物体)。而全球的近视比例是五分之一略多。中国小学生的近视高发令人担忧。2018年,一项针对100万名学生的官方调查发现,在12岁至14岁的学生中,近视的比例从2010年的58%上升到了72%。近视早发的人更容易患眼部疾病,例如可能导致失明的青光眼。2018年国家指出,学生近视高发是“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不能任其发展”。

  日益扩大的富人阶级已导致全球大银行之间激烈竞争,这些银行都想招揽他们成为自己的客户。

  近视在中国蔓延与基因有一定关系。 相比白人,东亚人近视更普遍。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英国17岁白人中仅有19%近视。但生活方式有很大影响。世卫组织的一份报告称,遗传因素“影响不大”。基因所能影响的只是它们“或许可以决定人对环境因素的敏感性”。这些因素通常是缺乏户外活动,以及过多的“近距离工作”,即长时间近距离视物。疯狂的考试文化,加上智能手机和电脑游戏技术的迅速普及,是中国近视高发的主要原因。

  澳大利亚一组研究人员在200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论证了这种观点。该研究跟踪了悉尼和新加坡的数百名华裔儿童。到这些孩子七岁时,在悉尼生活的仅有3%近视,而在作业量大的新加坡,近视率高达29%。官员们担心近视率升高不仅是出于他们对人们健康的关心。官方报纸《法制日报》近指出,视力达标的新兵人数不足可能会影响国家安全。去年,中国海军放宽了招飞的视力要求,不再要求双眼1.0。

  正试图扭转这一趋势。2018年,它承诺确保到2030年,12至14岁青少年的近视率降至60%以下;它还表示届时15至17岁青少年的近视率应从两年前的80%降至70%以下。2018年以来,学校已强制定期检查视力。北京的一名校长邱瑜(音译)说,他的1800名学生每年接受两次视力检查。邱校长解释说,学生视力状况下降的学校校长会被教育局官员“约谈”,也就是挨训。summon /ˈsʌmən/ [vt ]召唤;召集;鼓起;振作

  的补救措施既有基于证据的,也有非正统的。学校必须确保学生每天至少一小时的户外活动(许多专家认为日光有助于预防和减缓近视)。在小学一二年级这个人生阶段,孩子的眼睛对疲劳高度敏感,学校不应布置书面作业。小学六年级学生每天的作业量不应超过一小时。电子游戏制造商必须减少新产品的发布,并设法限制儿童游戏时长。学校和家庭要鼓励儿童少吃甜食,多吃鱼。专家一致认为,鱼富含omega-3脂肪酸,对眼睛健康有益。许多医生也建议少吃含糖食品,尽管目前尚不确定糖分如何影响视力。

  另一个要求是学校必须保证学生每天做两次“眼保健操”。其中一节是用拇指按住太阳穴,用指关节按摩眼眶(见图)。邱校长说,做一套眼保健操大概需要五分钟。这种方法源于中医。和源于中医的许多疗法一样,并无确凿的证据能证明眼保健操的作用。massage /ˈmæsɑːʒ/ [v&n]注意和message区分

  还可以做更多的努力。学术界人士认为,中国农村13岁以下儿童的近视率可能比城市低五个百分点。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户外活动时间更多。但是,根据国际慈善机构陈禹嘉近的一份报告,需要戴眼镜的农村学童中只有七分之一在戴。一副便宜的眼镜不到50元,但许多中国农村人认为戴眼镜会加重近视。实际上,不戴眼镜眯着眼看东西会加剧眼部疲劳,可能导致视力进一步下降。 官员应该加大力度破除错误观念。

  北京的杨丽丽(音译) 12岁的孩子也戴着眼镜。她对于官员们终于开始关注近视这颗“毒瘤”表示欣慰。但她说他们“只是在隔靴搔痒,没有解决实质问题”。杨丽丽认为问题出在整个教育文化。现实情况仍然是孩子们若想要考入顶尖大学就要为高考进行高强度的填鸭式学习。学校可能会减少家庭作业,但父母“仍会继续安排课后补习,以及任何能给孩子带来升学优势的活动”。逆转近视问题可能需要重新全盘考虑。